08

17.05

【贝叶思观点】“脱虚入实”将引发新一轮经济繁荣周期
来源:贝叶思(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截至2017412日,银监会下发《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银监发﹝20177号,下称“7号文”),要求针对银行业目前存在的突出风险,补充完善股东管理、交叉金融产品、理财业务等监管制度。至此,45号、46号、53号、4号、5号、6号、7号等多文并发。随着2017年宏观审慎性评估系统(MPA)的加强实施,对于银行业风险的监管政策大大加强。

贝叶思咨询分析认为,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应该是为了经济发展提供更健康的金融服务,风险监管的初衷即在于此。近期管理层强调的“脱虚入实”其实就是从银行业提供金融服务的角度出发,实体经济是金融业服务的最终对象,如果银行业只是让钱不经过实体发展的创造出更多的钱,就是经济泡沫,不能很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甚至破坏实体经济,对于一国经济而言将是一个重要的桎梏甚至成为炸弹。而配之以系列相关政策的支持“脱虚入实”才有望引发新一轮经济繁荣周期。

 

一、监管政策的初衷先是控制银行业风险

 

截至2017412号,除去我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性评估体系(MPA)加强实施之外,银监会45号、46号、53号、4号、5号、6号、7号等更是多文相继下发。其中,454653号文分别就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行为、“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行为、“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等行为提出要进行专项治理,而4、5、6、7号文分别就服务实体经济、整治市场乱象、风险防控与监管补短板提效能下发通知提出指导意见。

 1 20173-4月银行业监管政策

时间

政策

3月28日

《关于开展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行为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2017〕45号)

3月29日

《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的通知》(银监办〔2017〕46号)

4月6日

《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2017】53号文)

4月7日

4号文《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

4月7日

5号文《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

4月10号

《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6号文

4月12日

《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银监发 2017)7号,下称“7号文”)

数据来源:贝叶思咨询据公开资料整理 20174

正确地进行政策解读对于解决我国银行业潜在风险问题和推进我国银行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对于支撑我国经济的战略升级更是具有长远的意义。贝叶思咨询认为,目前媒体对监管政策的解读似乎偏向于负面,认为监管一定会导致银行业将不符合当前监管政策要求的资金撤回,影响到整个资金面的运作,危及银行业自身的业绩与发展,其实不然,政策推出的初衷是规范银行业经营向健康方向发展,短期内对银行造成的影响是消除风险,而长期内则将银行业金融服务职能推向健康的方向,其中很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就是最根本的宗旨。由此,可以给银行业更加长远的健康发展带来一个良好的契机。

 

二、监管政策的深远意义在于推进“脱虚入实”

监管政策的最终宗旨是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推进“脱虚入实”。而目前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简单框架图可以示意为下图。首先,是作为主流的银行业信贷业务,通过信贷直接流入实体经济或者虚拟经济;其次,是银行通过不同层次的通道进入作为通道机构的其他银行、证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等,而通道机构可能通过相关融资项目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也可能流入到虚拟经济。目前存在的一种非常不好的情形就是“脱实入虚”即从银行流出的资金更多地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或者是实体项目进行运作,而是转入到以钱生钱的“货币增生游戏”,比如,最终资金用去炒高房价、股价、债价、期货价、衍生品价格等,虽然创造了资金收益,但是埋藏了更大的金融风险,同时关键的另一方面是实体经济或项目得不到有效地支持,而另外一方面则是虚拟经济的虚拟繁荣。而当前的政策背景正是旨在扭转这种形势,推进“脱虚入实”,推进金融服务更实质意义上的服务于实体经济与实体项目。

 1纳入MPA考核影响的资金流向图

资料来源:贝叶思咨询 20174


三、“脱虚入实”的监管仍然需要配套财税政策的支持

然而,贝叶思咨询分析认为,以“脱虚入实”为宗旨的系列监管政策要见到实效并不简单,仍然存在系列问题,有待系列财税与产业政策的支持。

监管引发银行资金过快回流可能导致的问题包括:

  • 资金过快回流银行引发通道机构资金紧张,推高资金成本。大量银行资金因监管政策实施而过快回流可能会快速推高市场融资成本,在银行资金不能直接补位的情况下,可能会造成相关企业的经营问题,最不符合政策宗旨的是,原本间接流入实体项目的资金反而一时间减少了。

  • 银行资金不能有效流入实体经济。在其他条件均不改变的情况下,银行资金对于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环境没有实质性改变的前提下,大量资金回流银行后,信贷资金仍受限于风险管控原则不能有效地流入实体经济,政策监管的初步结果可能就是导致银行信贷卡得更紧了。

  • 银行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后,不能有效地进入实体项目。在实体经济回报率相对较低或者回报实现困难的情况下,实体项目融资也有可能反而流入更高利率的虚拟经济市场寻求收益,从而,使得支持实体经济的宗旨落空。

  • 债券与股票市场也会受到相关的影响,需要综合考虑。银行资金过快退出的另外一个风险就是推高债券市场利率,从而加大了发债难度,使得债券融资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减小。而从股市来看,如果因监管造成资金过快回流引发股市恐慌下跌,则最终可能会导致实体经济也难于在股市直接融资。

综上所述,系列银行监管政策需要更多的与财税、产业政策等配套政策来疏通银行资金向实体经济的通道,解决包括上述问题在内的系列问题。

贝叶思咨询认为,从20174月份稍后推出的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政策调整的调整来看,这些减税政策有助于全面支持“中小创”类的企业,符合支持“万众创新”的趋势,有助于全面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有助于为实体经济减负增加发展动力,从而有利于银行资金从通道回流后向实体经济的投放。

贝叶思咨询认为,2017年,“脱虚入实”仍将是金融市场的主流,而国家系列的财税政策、货币金融政策、产业政策等将会进一步推出并细化,通过有效地政策支持与引导初步实现“脱虚入实”的战略布局,从而有望迎来中国经济的新一轮繁荣周期,对于我国的银行业者而言则需要审时度势地调整自身的业务发展战略,实现及早优化布局。

010-6316106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