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17.10

【贝叶思观点】金融控股集团将成金融稳定监控重点
来源:贝叶思(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2017年10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期间,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就中国经济前景发表演讲。其提到关于金融稳定重点关注的4个问题。包括影子银行、资产管理行业、互联网金融以及金融控股集团。在论述这4点问题时,金融控股集团是唯一没有监管对策的问题。由此看出对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将是监管层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民营企业集团风险突显

2017年6月22日,网传银监会于6月中旬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随后几日万达股债齐跌,相关公司均发布澄清公告。随后我们看到两种极端现象,万达卖房卖地卖酒店,千方百计的回笼资金。海航集团继续高奏凯歌在国内外市场上攻城略地。万达卖资产的钱合计638亿,折算美金大约是100亿。按照市场分析人士观点,这些资产都是王健林董事长全国跑马圈地辛苦多年的成果,不到难关是不会卖的。100亿美金对于海航来讲是什么概念呢?

2017年10月6日,海航集团旗下Avolon Holdings宣布,将斥资100亿美元收购美国金融租赁公司CIT Group旗下的飞机租赁业务,借此跻身全球第三大飞机租赁公司。

由此看出对于海航来讲,100亿美金只是一个月的零花钱。

万达与海航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呢?

万达商业地产2015年年报显示,其银行贷款余额是1866亿,海航集团的2015年年报显示其贷款余额是2423亿。论贷款能力海航是超过万达的。海航2015年至2017年的银行授信额度分别是4633亿、6114亿、7452亿。年均增长超千亿,平均每月100亿的新增授信额度。这种力压中国首富的融资能力是海航翱翔资本市场的翅膀。有人曾问过海航董事长陈峰,贷这么多款能睡好觉吗?陈峰则回答虱子多了就不痒啊,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从目前海航的融资规模看,应该是倒头便睡的状态了。

海航的经营逻辑

陈峰海航发展初期就定下了倒金字塔的发展模型,用飞机维系现金收入,用现金偿还银行贷款,用银行贷款持续扩张。因此,高负债率成了海航的重要特点。高杠杆、高负债是海航不断发展壮大的扩张手段。

在《门口的野蛮人》中所展示的投资逻辑是通过银行贷款并购低估值的上市公司,本质上是贷款利率低于标的的资产收益率,赚取其中的差价。现实中KKR资本并未从那比举世闻名的交易中获利很多,主要原因是报价过高,严重透支了未来的利润。海航的逻辑视乎与上述的并购逻辑不符。海航似乎更希望把并购标的嫁接到海航这架飞机上通过关联交易来一次空中加油。有些公司像依赖鸦片一样依赖关联交易。因为只有这样,公司才能显得更有价值。美国安然公司就是通过关联交易来制造利润同时掩盖亏损。但安然的破产的关键因素其实不是因为关联交易,而是因为能源价格暴跌导致的,由于其融资额度过于依赖能源价格,就好像德隆系过于依赖股票价格一样,当标的价格下跌时,资金流就好像拔了塞子的浴缸一样,不可想象。

德隆系的发展同样是通过杠杆收购搞产业并购,但却灰飞烟灭,海航为何能独善其身呢?关键点还在于资金面。德隆系的命门是其把所有的风险都维系在股价上,一旦股价暴跌,整个集团的资金链就会断裂。而海航的的手法相对高明,股权质押一类的事情也是在做的,但集团的命门却不在股价上,而在与银行政府之间复杂的政商关系上,海航的发展表面是依赖资产抵押融资本质上是依赖银行贷款。只要银行不断增加海航的授信额度海航的资金链就会稳定。

同时海航在选择并购标的上是非常高明的,选择的通常是与主业相关的行业巨头,通过关联交易降低整个体系的成本,同时也如同打通任督二脉一样,将并购企业的资金流与集团衔接,如同北美五大湖的水系,保证海航各业务板块资金流的稳定。如同习近平主席讲的“大河有水小河满,小河有水大河满”。海航可能更注重对于后一句话的理解,就是小河有水大河满。当海航不断并购的时候就是在给自己扩充水源。

海航的经营思路不像在经营企业更像是在经营银行。这不是说海航注意风控而是说海航把银行贷款当做对公存款,把投资标的当做客户贷款来经营。银行的从业人员应该都了解,守住银行风险平衡的重要因素是银行可以去同业市场拆借。而在海航履行这个职能的人应该是陈峰董事长,其实海航的命门就是陈峰董事长在金融界的拆借能力。

海航的融资困境

当前,海航集团并未整体上市其体系内的关联交易并没有清晰的展示给市场。这也难怪美国银行亚太地区总裁Matthew M. Koder在内部邮件写到:"关于这个公司,始终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知道的。那么我们也不打算为此承担风险。鉴于严格保持客户选择标准的重要性,我们决定不在这个时候与海航集团进行交易。“。美国银行的担忧并不代表美国其他银行的担忧,这是海航回应该舆情时的表述,但山雨欲来的阴霾还是笼罩在海航。

2017年07月24日,彭博社报道,中资银行对海航的贷款热情正在减退。报道提到四家银行的情况,这四家银行位列截至2015年对海航授信额度最大的八家银行之列。报道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其中三家银行分别在今年年初、2个月前以及最近暂停放贷,第四家银行则在过去数月减少对海航的风险敞口,降低一项授信额度。

2017年9月5日香港金管局已要求香港的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贷款的详细情况。金管局要求银行提交调查报告,汇报对两家集团的授信总额度和未偿还贷款余额等资料。其中一位人士说,面向中国企业集团的贷款最近几周已经受到了更严格的审查。有大型银行主管形容,金管局针对个别企业查问授信资料,做法罕见但并非首次,现仍停牌的汉能于“出事”前,金管局亦曾向银行收集类似资料,但像海航及万达等并非有明显违约烂账风险而遭点名查问,情况并不寻常。

虽然港资不买账,海航国内的融资能力还是很强悍。9月27日,海航集团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在海南省政府组织的服务实体经济政金企对接会上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进一步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海南省分行将向海航集团提供5年期总额为300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额度支持。这不仅是融资能力,更是实力。

海航集团公开的债券到期时间显示,主要的还债高峰是2019年。从国家对互联网金融以及表外业务的清理整顿来算,如果海航在2016年监管收紧前通过资管渠道,互金渠道进行3年期的融资项目那么还款高峰也就是2019年。

通过短期借款进行长期投资将会引发系统性风险,这是亚洲金融危机后总结的经验教训之一。海航2016年的债券融资目的主要是补充公司现金流,这也折射出公司资金周转存在困难。海航资本在年报中更是直截了当的说用于偿还公司债务,看来海航已经过上借新还旧的日子了。

海航的风险

通过上面的分析来看海航集团面临三大运营风险:

1、银行授信缩紧风险。

2、抵押标的贬值,导致追加抵押物风险。

3、偿债高峰期,公司现金流风险。

其实海航最本质的风险还是来自于融资风险。而融资风险的核心是保证银行贷款的稳定,也就是不抽贷、不停待。目前海航集团的围城大戏应该已经展开了,部分银行想进来,毕竟海航作为AAA信用评级的企业借款率还是很慷慨的,还有一部分银行想出去,毕竟贷的比较多,心里慌啊!

2017年9月6日,海航集团与德国保险业巨头安联集团高层展开接触,表达了成为主要股东甚至是大多数股东的强烈意愿,但遭到后者管理层的回绝。报道称,安联管理层在咨询了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后,已经拒绝了海航集团的提议。中投的管理层基本是一行三会的监管层,这也暗示监管层在帮海航踩煞车。预计未来海航的投资活动将减少,主要的精力将放在并购资产的整合以及处理与各金融机构的关系上。


010-63161066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