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7.11

【贝叶思观点】丹东港:人大贿选致声誉受损 融资渠道难再续
来源:贝叶思信息资讯有限公司

一、事件回顾

2017年10月23日丹东港发布《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回售结果公告》,“14丹东港MTNOOI"回售总金额10亿元,丹东港集团应于2017年10月30日向投资人支付本金及利息。

2017年10月30日,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14丹东港MTN001应于2017年10月30日付息及兑付回售部分本金,截至付息/兑付日终,公司已向托管机构划付应付利息5,860万元,尚未能按照约定将14丹东港MTN001的回售部分本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构成实质性违约。

2017年10月30日,联合资信确定掐丹东港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

2017年10月30日,丹东港中期票据债券违约后,其16东港债券交易价格暴跌至60元附近,并停牌。

2017年11月3日,主承销商发布召开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持有人会议的公告。

二、舆情传播

10月24日,微信公众号谈天说债发布文章《有人在赌10块,丹东港本周兑付没问题》爆出丹东港的债务问题。获得金融界等多家网媒转发。

10月30日,微信公众号谈天说债发布文章《丹东港的违约与宏桥的反击》再次就丹东港违约事件展开评论。随后多家财经媒体就丹东港违约事件发布文章。

10月31日,经济观察网刊发文章《丹东港独家回应10亿中期票据违约:计划资金没有到位》。

11月1日,上海证券报刊发文章《信用债风波再起:丹东港中票无征兆违约波及多机构》。

11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文章《无征兆!丹东港集团10亿元中期票据违约主体长期信用“AA”级被联合资信下调至“C”》。



从舆情走势来看,该舆情事件从10月24日开始发酵,10月30日开始舆情升级,11月1日达到舆情高峰,随后回落。

从10月31日至11月1日的舆情细分走势来看,在11月1日早间各大财经媒体刊发文章后,舆情信息量受转载影响大幅上升,而后回落。



本次舆情事件的爆发源为专业财经媒体,关注人群也是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对普通公众影响较小,因此微博转载量有限。更多是财经相关媒体转载。负面影响更多集中于金融业相关人群。

从地区分布来看,舆情关注人群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金融业集中区,以及事发地辽宁。




本次违约事件对于涉事银行的声誉影响较大、覆盖面面较广,大型银行、政策性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18家银行涉及其中。

三、违约分析

通过舆情监测综合各方观点汇总来看,违约原因主要有3点。

1、违约的直接原因是融资不畅,加之债务集中到期。

2、违约的根本原因是企业投资激进、短债长投导致资金链断裂。

3、违约的深层原因是企业实际控制人涉及辽宁人大贿选案,导致声誉受损,融资渠道受阻,后续融资未能及时到位。

 融资受阻

丹东港资金链条的运营模式基本为借新债还旧债,一旦新的借款难以到位,则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丹东港年报现金流量统计表(单位:亿)

报告时间

筹资

流入

筹资

流出

筹资流量

净额

筹资

流出/流入

投资流量

净额

2011年报

34

12

22

35.29%

-36

2012年报

75

34

41

45.33%

-57

2013年报

60

20

40

33.33%

-54

2014年报

107

70

37

65.42%

-58

2015年报

165

121

44

73.33%

-52

2016年报

233

214

18

91.85%

-57

2017年三季报报

114

133

-18

116.67%

-8



 从上表看出,丹东港的投资扩张始于2012年,而后的年度净融资金额在40亿元左右,年度净投资金额在50亿元以上。在2014年后其筹资流出与筹资流入的比值已经超过50%,这意味着丹东港凑集的短期资金占比大幅上升。在2016年末,其净筹资额仅18亿元,而投资净流出仍然高达57亿元,预示其融资已经无法保证其投资的顺利进行。在2017年三季度出现筹资净流出18亿的情况,融资净流入已经为负。与之对应的投资净流出也降至8亿,公司的投资活动几近停滞。

从债券发行和到期偿付的时间分布来看,在2010年至2015年间,丹东港的债务融资规模远高于到期偿债规模,净融资规模长期为正,2015年公司净融资规模达到83亿元。但到2016年,公司仅发行4支债券,募集资金47.1亿元,其中,2016年10月和11月发行的两支公司债票面利率分别高达7.95%和8.50%,而同年公司却面临119亿元的偿债压力。2017年,丹东港集团未曾在债券市场募集资金,却要偿还近60亿的债务。从此侧面看出,曾经作为重要融资渠道的债券市场已经对丹东港集团不再认可,公司无法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滚续债务,导致资金链异常紧张,也为债券违约埋下伏笔。

债务集中到期

在2017年10月丹东港要偿还30亿元债务,集中到期的债务成为触发违约的直接原因。

丹东港2016年报显示,该公司存续的债券中,有一期为“2014年度第四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即“14 丹东港PPN004”,发行规模为15亿元,到期日正是2017年10月24日。此外,还有一期“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简称“16丹东港”,发行规模为5.6亿元,到期日为2017年10月27日。加上违约的10亿规模的14丹东港MTN001,两周内其面临超过30亿债券到期。短期内大量债务到期,加之融资渠道不畅,在归还了20亿元的债务后,丹东港已经无力偿还10亿元的中期票据,进而导致违约。

激进的投资战略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短债长投,过度投资扩张遭遇融资紧缩等多重困局是丹东港违约的根本原因。

据了解,自2012年以来丹东港港口扩建就非常明显,在建工程的体量持续扩张。公司激进的投资导致债务规模迅速攀升。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分析称,2012年“丹东港集团三大项目”扎堆开建。据了解,三大项目包含大型专业化矿石泊位、100万吨海洋工程船坞和现代农业综合项目,总投资合计110.3亿元。2015年,丹东港再出大手笔,启动了十多个10万吨级以上专业泊位及冷链物流、现代木材加工、本钢物流、通钢物流等重点项目建设。

随着投资金额的扩大,公司融资规模也持续攀升为今天的违约埋下伏笔。

 实际控制人的声誉风险

在对丹东港的舆情信息梳理中我们发现,丹东港实际控制人的声誉风险是导致其融资出现困境的重要原因。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金融机构的融资协调能力是考验民营企业融资能力的关键因素。2016年丹东港实际控制人王文良涉及辽宁人大贿选案,导致其企业声誉风险大大增加。在企业实际控制人涉及政治风险的情况下,金融机构限贷、停贷、抽贷情况加剧。

相关事件回顾如下:

2016年2月27日至4月28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对辽宁开展“回头看”,再次进驻辽宁。从历史信息我可以知道,本次巡视工作对于惩治辽宁腐败起到决定性作用。

2016年4月29日,丹东港发布针对市场谣言的澄清公告。对董事长王文良被查进行澄清。在巡视组撤离的第二天便发布澄清公告,视乎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2016年5月26日,王文良涉嫌向弗吉尼亚州州长特里·麦考利夫涉非法捐献政治献金案被外国媒体报道,并被国内各大媒体转载。丹东港的声誉风险再次升级。

2016年6月2日,辽宁人大贿选案被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

2016年9月14日,人民日报刊发文章《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辽宁省人大选举产生的部分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报告、关于成立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筹备组的决定》文章中罢免人员中王文良在列。

2016年9月22日,丹东港发布确认王文良人大资格被罢免的公告。

四、事件展望

从近两年影响较大的违约事件来看,东北特钢、辉山乳业、大连机床、丹东港有如下共同点,辽宁企业、产能过剩、投资激进。

从行业来看,违约企业多集中于产能过剩行业,如钢铁、乳制品、机床等均是产能过剩行业。丹东港受辽宁经济下挫影响,煤炭、铁矿石进口等主营业务扩张受限,因此,企业经营效益的大环境较差。

从政策方向来看,相关企业在三去一补一降的政策影响下,违约企业的投融资情况与政策方向存在较大的背离。过去的增加产能,增加企业负债率等激进的扩张行为不符合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政策导向。相关金融机构在调整贷款结构过程中,对其资金支持也必将受限。

在企业投资需要持续加力的情况下,金融机构却在落实金融去杠杆的任务。企业资金链必然会异常紧张。

山东魏桥集团作为民营企业的标杆,在供给侧改革的大潮下同样面临投融资困境。但由于企业资质优良,获得了中信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渡过了难关。

从丹东港的情况来看,其未来应该是走债转股的路,其企业自身债务负担较重,关联交易以及对关联企业担保金额较多,很难出现类似魏桥集团一样的反转情况。

丹东港的资金问题我们从论坛的信息中也可见一斑。

2017年1月,丹东港拖欠公司的信息在百度贴吧等论坛里出现,论坛信息显示丹东港2017年拖欠工资情况较为频繁。部分工人拖欠时间长达5个月,由此看出丹东港的资金情况已经非常严峻。

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去职公告也在暗示,公司未来偿还债务希望渺茫。

2017年2月16日,丹东港发布总经理变更公告,由黄梅雨接替王文良出任公司总经理。

2017年8月30日,丹东港发布法人代表变更公告,由黄梅雨接替王文良出任公司法人代表。

对于资金流枯竭的丹东港来讲,资产重组方案或许会效仿东北特钢的模式。银行进行债转股,另外引进新的投资人进行注资,原实际控制人出局。

10月31日,在丹东港吧中就有网友发布招商局将入主丹东港的传言。

11月9日,招商局集团总经理李晓鹏拜会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唐一军的消息便出现在招商局集团的官网上。会谈内容主要是对辽宁港口进行整合。其中参与会谈的有丹东市委书记葛海鹰,但却没有丹东港的王文良。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丹东港的再次国有化或已成定局。未来的重点应该是在政府的协调下,如何分配招商局与各债权银行之间持股比例,以及招商局出资金额的问题。





010-63161066
x